但是,承继了八大骨力与精神的赵学锋,得到的

2019-06-14 12:43:07 围观 : 164

  

  但是,承继了八大骨力与精神的赵学锋,得到的却是枝叶之外的孤寂。可以说,在彼时彼地,凋零,也是热闹而芜杂的凋零。即便是画残荷,也是满池的熙熙攘攘,枝叶交错。

  前人画荷,“千点荷声先报雨”“芙蓉向脸两边开”“接天莲叶无穷碧”“温香如雾绿如天”——总是鲜艳、热闹者居多。

  与以往我们屡屡见到的画荷者不同的是,赵学锋不仅学习了八大隽永雄奇的风格,更要紧的,是把握住了八大的“孤寂”。”赵学锋有一幅荷花图,直接冠以“仿八大笔意”的名目,可见师承的坚定与急切。“一茎孤引绿,双影共分红。”

  悉心读画,比较点、线、面、用笔、构图,我们不难看出,从齐白石到娄师白,再到“润石”等后辈,对于八大的师承与描摹是从来没有间断过的。横流乱世杈椰树,留得文林细揣摹。正如其诗云:“墨点无多泪点多,山河仍是旧山河。换言曰,朱耷是在花草的叶脉中、飞鸟的羽翼下安放自己孤独的灵魂。看看方家的评论,最能显示八大个性的,乃是“孤寂”二字。